隋唐洛阳城

项目背景

项目本次规划研究用地总面积为4平方公里。其中宫城区约1.4平方公里,宫城区可开发净用地为56公顷。 项目所在地洛阳是中国四大古都之一,却遭遇一座旅游城市常有的困境:游客几乎不停留过夜。在此瓶颈之下,隋唐洛阳城的旅游发展规划受到各界的强烈关注。 隋唐洛阳城最早建于隋朝,后又历经隋、唐、五代及北宋时期,前后沿用530年之久,尤其在武则天对洛阳城入主改造后,更加辉煌壮丽,目前存留有重要建筑遗址,其中以武则天时期的明堂和天堂最为著名。2005年,国家启动大遗址保护工程,隋唐洛阳城作为国家重点保护的首批36处大遗址之一,被列入重点保护。它的未来规划发展是洛阳市的天字一号工程。 项目不仅是都城遗址,而且还处于老城中心轴线区域,市民的生活区,曾经的“复古复建”封闭做遗址旅游的思路涉及巨大的拆迁工程,严重影响洛阳城市的可持续及融合发展。隋唐洛阳城如何规划不仅关乎洛阳的未来旅游格局,更关乎洛阳当地居民的生活形态。 隋唐洛阳城保护与开发,可谓洛阳发展的天字一号工程。“市民搬出 复古复建 封闭经营 打造文旅”的传统思路一度成为代表性的想法。然而,在洛阳城市中心建设规模如此庞大且封闭文旅项目是否可行?首先拆迁工程巨大,拆迁成本巨大,光靠文旅是否能收回投资并获得回报?其次,将大量生活在此数十年的市民生硬搬出,将价值珍贵市民的集体记忆,城市发展印迹统统抹掉了无痕迹是否可取? 一座隋唐洛阳城,遗址文化保护、城市文旅发展、洛阳城市更新三大问题等待我们回答。

项目挑战

1.如何将项目过去旧址的保护、现在的旅游格局、未来的城市升级三者融合发展,从而带动洛阳创造城市奇迹; 2.如何在洛阳旅游发展的同时,给当地居民生活带来更多正向影响,从而带动洛阳城市的整体发展。

项目思考

1.项目的历史文化与现代生活并存可行性思考: 中国古城的发展有着“拆旧城造古城”的传统套路,但历史文化与现代生活真的无法融洽相处吗?这次项目我们力图突破“全盘仿古”的常规古城改造规划模式,坚持古中有新、古新交融的世界城市发展道路,呼应洛阳原有老城肌理。保护+传承+创新,兼顾文物保护与城市发展,让洛阳城不仅可以很历史,也可以很当代、很未来。 2.项目的旅游规划与市民生活并重可行性思考: 如今的旅游方式及趋势,更多的是体验当地的文化、美食、生活习俗,去到本地人爱去的地方,在某种意义上游客与市民就是一体的。因此在强调项目游客吸引力的同时,也要看重项目对市民生活质量与城市整体发展的综合贡献。兼顾游客观光与市民生活,游客和市民不再是割裂的存在。隋唐洛阳城既是游客热衷探索的旅游目的地,也是洛阳市民青睐的城市生活消费中心。 所以,我们认为项目既要基于洛阳深厚历史文化也要兼顾现代生活;既要升级旅游格局也要带动市民生活,营建以武则天女皇文化为核心识别的千年帝都风情,打造既是遗址保护的、也是城市发展的;既是游客的、也是市民的创新古城 ,成就“世界洛阳”的城市目标。

差异化战略设计

差异化战略设计

“皇宫”是拥有女皇武则天传奇的千年帝都皇宫,洛阳历史辉煌的一页,它为项目带来了无可复制的独特性和强烈的印记,是项目发展吸引人流的基础;同时,项目的兴盛也是“皇宫”文化的守护与传承; “文化”即是洛阳深厚的城市背景,也是连接过去未来之元素,中华文明文化之城的标记,还是游客的城市吸引点; “生活”包含了生活休闲商业消费,是市民城市生活的热点,体现完整的城市价值和创新创意的动力,是项目的重要创新点。

规划设计路径

规划设计路径

实现皇宫上的文化与生活之城的规划, 兼顾隋唐帝都风情与当代城市记忆,兼顾游客观光与市民生活,兼顾文物保护与商业发展等城市目标,我们以立体城市作为创新解决方案—— 有创新的战略理念,还需好的路径设计。要实现皇宫上的文化与生活之城的规划, 兼顾隋唐帝都风情与当代城市记忆,兼顾游客观光与市民生活,兼顾文物保护与商业发展等城市目标,我们以立体城市作为创新解决方案—— 地下:隋唐遗址保护展示与地下交通空间; 地面一层到三层:现有街道肌理保留与现代时尚商业街区; 空中顶层:皇宫建筑风貌。

项目概念规划整体俯瞰图

项目概念规划整体俯瞰图

立体空间↑(地下:隋唐遗址保护展示与地下交通空间;地面:现有街道肌理保留与现代时尚商业街区;空中顶层:皇宫建筑风貌。)

对位设计↑(利用御膳房、宣政殿等宫城历史资源以及运用隋唐洛阳城的历史传奇故事,制造从景点设计、观光动线到商业休闲的独特体验。)

中州路↑(因其走向切割隋唐洛阳城的完整性,一度被提议封路。考虑到存留属于一代人记忆,决定将其保留,呼应原有城市肌理和市民生活。)

皇宫的演绎↑(皇城气象)

开放式城墙空间规划设计

古今融合的商业立体空间规划设计